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讀者活動 > 詳細內容
書香致遠·品評經典——河西區圖書館書評征集色综合天天综合网作品展播(八)
發布時間:2018-11-27 瀏覽次數: views

 

 

文如 深凝重

——讀《賈大山小說精選集》

文章作者:陳祥其

  一直期望拜讀知名作家賈大山的佳作。因為一是聽說習總書記很賞識賈先生的文采與人品,想必有其不同凡響之處;二是聽說賈先生也曾有過上山下鄉經歷,同為知青,濃郁的知青情結使我格外關注知青身份作者的色综合天天综合网作品,很想看看這位與賈平凹并稱二賈寫作高手究竟是如何寫農村寫農民的,好好向名家學習。

 《賈大山小說精選集》收錄作者42篇短篇小說,這些文章不表風花雪月,絕大多數是寫人,寫社會底層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每每借文中主人公之口說出了平民百姓想說的心里話。通讀全文,感覺賈先生的文章文風樸實,鄉土氣息濃郁突出特點是篇幅短、寓意深文章構思故事情節不落俗套,歐亨利式的小說結尾往往出人意料、余韻繞梁;筆鋒幽默,綿里藏針針砭時弊陋習,充滿政治智慧。

看得出來賈大山寫的都是他所熟悉的身邊常見的人和事。文集前半部在鄉言鄉,講述鄉下人的平凡生活故事;后面數篇,描寫小縣城里幾家商鋪掌柜擔水的,賣小吃的等城市貧民在社會大變遷時的坎坷際遇。這些文章皆是從凡人著筆、小處落墨,見微知著,以小喻大,深刻鮮明地折射出當年社會的政治生態,底層人群現實生活狀況,準確地把握住了時代脈搏。掩卷回味,這些文章凈化心靈,給人以深刻的教育啟迪。

  其中夢莊記事系列故事特別引人入勝。有的篇名似乎刻意兩兩對仗如《俊姑娘》與《丑大嫂》;《定婚》與《離婚》),前后腳結伴入書,令讀者頗感新奇有趣。

  《俊姑娘》與《丑大嫂》,分別寫村民心目中美與丑兩位女性,前者是下鄉插隊女知青,后者是嫁到夢莊的農家女。插隊女知青因長相俊美,被男女村民“羨慕嫉妒起外號貶損,評工分壓分,爭取入團拒之門外;豈料不幸工傷毀容后峰回路轉,屢遭白眼的處境反改善了而那位眼“蘿卜花”的年輕農婦,雖臟且丑,被眾人夸贊為“樸素”“放心”。忽然一反常態不甘為丑,戴墨鏡遮,照鏡子化妝,被認為不正經,不正常。人世間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然而在夢莊,年輕女人僅僅因為天生麗質或追求美麗形象屢遭眾人非議刁難、傷害打擊,真是豈有此理!美與丑標準顛倒,人性之扭曲,令人唏噓!

《定婚》與《離婚》反映的是農村的婚姻狀況。

《定婚》,因為家里貧窮,一家親哥倆說親困難。上過幾天學的弟弟盡管有姑娘追求也不敢接受,執意等哥哥定了婚自己再談戀愛,為此立字據將少得可憐的房產樹木全歸哥哥所有。小叔子的心上人深明大義,感動了兄嫂。結尾,坐月子的嫂子讓未來的弟媳幫她做鞋,準弟媳拿到鞋樣子感動的淚如雨下,原來,那鞋樣兒,是用那字據鉸的”,這意思明了嫂子毀掉字據就是明確表示不要獨占那份少的可憐的家產!將心比心,善有善報。

  《離婚》,起因不是因為常見的家暴或一方出軌,而是農家夫婦倆口子婚姻迥異、生活方式截然不同,導致夫妻矛盾日益加深難以長久相處。男人把讓老婆整天能吃上豆腐當成愛的奉獻,廝守家中天黑睡覺當成天經地義的婚后生活模式方要走出鍋臺炕頭小天地去看大千世界,要過豐富多彩的精神生活。女方為此提出離婚是正當訴求,婦女解放的時代潮流不可阻擋,必將沖破千百年來禁錮女性精神自由的三從四德舊觀念的藩籬。

  賈大山善于寫農村女性。在作者筆下,人性是復雜的,農村婦女的形象立體豐滿栩栩如生,而不是單薄的臉譜化。

《干姐》,一位農村青年婦女,長相俊俏斯文,偏偏愛講粗話,其實心底純潔善良,毫無淫邪。歸根結底,農村文化貧乏,是人們扯臊成風習以為常的緣由。

《花市》,那位賣花姑娘偏不買有幾個臭錢就趾高氣揚的小干部的帳,舍高就低、主動落價把一盆人見人愛的令箭荷花賣給了無權勢背景的農村老漢,并坦蕩無畏自報姓名住所,快言快語辛辣地譏諷回敬了那個巴結上司藐視鄉巴佬、狐假虎威惱羞成怒的小官。一個不畏強權,同情弱者的年輕姑娘像一枝挺秀淡雅的蘭花笑傲花叢,其光彩形象躍然紙上呼之欲出。

  《年頭歲尾》和《勞姐》兩篇主題都是寫糾正農村干部不良作風的。

《年頭歲尾》,面對以往村官不喝酒不辦事的慣例,年根兒底下,一戶村民老公母倆為莊戶人家的頭等大事——宅基地分配——傷透腦筋。老婆子認為既然用酒瓶子維護上級政策是時下通行辦法,必須照方吃藥。她埋怨老頭子不會來事。老頭子也的確不善于請客吃飯攀附權貴這一套,每每被老伴逼著出陣,總是畏縮不前、打退堂鼓,編瞎話敷衍了事。事情的結局是老頭子欣喜地看到了宅基地分配榜上有自家名,終于說出了憋在心里多年的話:土改分房分地,發大水發救濟糧款,咱也沒請誰啊,(該分得的不是都得到了嗎?)老伴則用一句樸實的話肯定了糾風的重大意義(老村長)有改志,活該他們打不倒”。

《勞姐》的是文革過后,一位參加革命多年的老干部老杜為了完成農村清欠任務,一門心思出政績、得錦旗急于向上表功,不體恤民情,使一位困難戶大娘身心受到了嚴重傷害。大娘被得逼砍棗樹賣口糧還債對老的蛻變失望之極。可在有人居心叵測要整老時,老大娘深明大義,念及革命有功,雖有缺點,但畢竟不是壞人,不應打倒,面對外調取證者答非所問,拒絕落井下石。老杜平反復出后再次進村蹲點,想住到老房東大娘家里。倔強的老大娘不攀高枝,拒不接納。這種“不近情理”的舉動引起老深思,悟出隱憂——現在不留我們不怕,好在是和平環境嘛。言外之意,干部作風不改勢必惡化干群關系,失掉民心一旦政局突變,戰爭爆發,就會成為喪失根據地堡壘戶的離水之魚,危在旦夕必敗無疑。這看似輕描淡寫波瀾不驚的點睛之筆振聾發聵!

  賈大山的小說主題鮮明,愛憎分明。筆鋒犀利,力透紙背。

  《花生》,講述了發生一個全縣有名的花生之鄉的悲劇故事——隊長家的小孩子因偷吃花生而喪命那年月花生是國家的油料,大公無私的隊長對本隊生產的花生看管的很緊,對愛女也不網開一面。春播時,隊長的媳婦收工偷帶回家一把花生給閨女吃,隊長發現了一巴掌煽過去,女兒被打哭,花生豆卡在氣管里不幸身亡。下葬時,因貪吃幾粒花生而送命的小女孩又被姥姥抹了一臉鍋灰,在臉上砍了一斧子,不允許她脫生轉世回村回家,這種愚昧迷信對那個意外夭折的小生命是何等殘忍!告別貧窮時代,每當吃花生的夜晚,因吃花生冤死的小女孩都托夢給作者,要求叔叔,給我洗洗臉吧……。一個柔弱委屈的幼小靈魂在夢莊飄蕩。讓人讀后心靈震撼,久久不能忘懷。

《壞分子》,四清工作隊負責人熱衷于讓一位并非運動對象(干部)但與隊干部有染的年輕小媳婦交待“花案”細節,居然許諾她,若靠近工作隊、當積極分子,可以入黨。此人挑逗婦女的卑劣伎倆被識破后,氣急敗壞罵小媳婦是地地道道的壞分子。實際上,誰是真正的壞分子,不是昭然若揭嗎?

《拴虎》,窮孩子過年放炮蹦窮挨批不服,老師奉上級指示上綱上線對該生批評幫助。課堂發問循循善誘:窮,代表什么?學生齊答:(窮)代表貧下中農——,代表社會主義——!這荒謬絕倫認知不是天方夜譚,而是非常年代灌輸式政治思想教育的真實記錄。就如同我們當貧困愚昧而無自知之明,還夜郎自大地認為,全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勞苦大眾要靠我們去解放拯救。多么可憐可悲可笑至極!教從根子上出了問題,誤國害民。實事求是,撥亂反正解放思想,任重道遠。

賈大山曾敞開心扉向文友告白,自己不想再用文學圖解政策,也不想用文學圖解弗洛伊德或別的什么。我只想在我所熟悉的土地上,尋找一點天籟之聲、自然之趣,以愉悅讀者,充實自己。(見鐵凝回憶賈大山文章)誠如斯言。作者鐵肩擔道義、堅持真理、敢講真話,剛直不阿。其人品德令人敬佩。

 

 

?